金哥“脱单”记

时间:2018年08月10日  来源:团结报  作者:吴红艳  【关闭 打印
  “金哥,昨晚你深更半夜在朋友圈里晒结婚证,我们跟着兴奋了一晚上,清早就来道喜!”
  “嫂子在上海打工,你是怎么把人家哄回来的?”
  “你们悄悄把婚结了,证都领了,还欠我们大家一餐酒!”……8月1日清晨,花垣县十八洞村施六金家,前来学经验、沾喜气、讨喜糖、送祝福的后生们络绎不绝。
  “我们现在只是先扯个证,等日子选好了,我请大家过来扎实搞一餐酒,然后帮忙抬花轿子,把她从娘家闹闹热热接进门来……”堂屋里,施六金笑呵呵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一旁的吴春霞早已羞红了脸,忙躲进灶房里去,和婆婆一道淘米、洗菜,准备早饭。
  今年45岁的施六金,1米7的个子,身体壮实。身穿一件白衬衣,搭一条绿色军裤,说话做事格外爽朗。家里3间大木房连着两间偏房一字儿排开,位于十八洞村梨子寨停车场边。
  去年10月,十八洞村山泉水厂建成投产,施六金应聘上岗,成了按月领工资的“上班族”。尽管家里有了稳定的收入,但他一直没有成家,80多岁的老母亲苦累了一辈子的人,腰杆弯成了一张弓,仍然满怀愁心。
  施家有5个孩子,六金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两个妹妹,他是“守屋人”(苗族对家里男孩的称呼),姐妹们都喊他“金哥”。初中时,父亲不幸患了重病,瘫痪在床。母亲个子矮小又不懂文化,就靠拼死命盘几亩阳春,养些鸡鸭,为父亲买药治病,盘他和两个小妹读书。懂事的施六金主动放弃学业,早早跟着母亲进田下地,挑起家庭重担。
  “那时候,农忙我跟娘下田做工。农闲,我就到小河沟捉鱼摸虾,给爹补营养。冷天,我跑到山上去砍柴烧炭,挑到场上卖,找钱盘妹妹读书。”谈起之前的窘况,施六金毫不遮掩,“后来,几个姐妹陆续嫁出去了,我又出去打了工,屋里条件稍微好转,也有喜欢的妹子。可惜,人家看我房子破烂,年纪偏大,又讲究不了吃穿,就没再来往……”
  2014年,花垣县委派扶贫工作队驻村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帮助贫困户修路、通电、改厨、改厕、改圈……施六金家搭帮国家好政策,老木房子整修一新,烂泥院坝不仅保了坎,还铺上了青石板,涓涓山泉水引到了厨房边。
  看见进村的游客越来越多,2016年初,施六金辞掉外地厂里工作,回家办起农家乐。六金家的几间木房冬暖夏凉、院坝当道,他家成了游客们歇脚、吃饭的热门场所,生意红火时每月收入3000多元。当年底,一举摘掉了穷帽子。
  “穷帽子摘是摘了,六金还没讨得婆娘,这个家还是不圆满。”老支书杨伍玉一直为施六金的事操心,他和几个老人多次悄悄分析:“现在,他家根本不愁吃穿。他在水厂上班,每个月有稳定收入,加上猕猴桃、黄桃、冬桃分红,一年就有几万块。这个家,关键是少了个当家的女人。”
  关于成家之事,施六金一直都在努力。邻居嫂子石晓春说:“2016年过年前,扶贫工作队在村里举办相亲会,金哥在外面打工听说了,专门请假回来参加活动。那天,他还特意穿了一套苗服,演唱了恋爱表白三句半。很可惜,没有牵得姑娘。”
  尽管一直单着,但不管村里哪家办红白喜事,施六金都非常热心。谈及他的为人处世,村主任龙吉隆连连竖起大拇指:“村里的事,金哥一点儿不含糊。我们发展乡村旅游需要修建停车场,他主动让出田土来。他的支持力度,让一寨人感动。”
  2017年春节前夕,村里为脱单的几个光棍举办集体婚礼,施六金虽然没机会上台,但他布置场地、准备糖果,安排饭菜,从早到晚忙得团团转。这几年来,他还常常利用休息时间,义务为外地学习考察团队和游客引路导游,为村里发展尽出力。
  千里姻缘一线牵。寨子里,一同在水厂上班的几位大姐看到眼里,急在心里,心中有个共同心愿——尽快帮六金找到人生的另一半。
  今年,她们纷纷主动当起了“红娘”,悄悄为施六金物色合适、般配的姑娘。常年远在上海打工的花垣城郊花桥村姑娘吴春霞,被水厂大姐们电话微信里上百个十八洞的大变化与施六金的故事深深打动了,对十八洞村的发展逐渐有了信心,对施六金的好感不断攀升。网络表爱意,微信传真情,两颗寂寞的心一天天挨近,一缕缕情丝越缠越紧。
  眼下,田里的稻子灌浆了,坡上的蜜桃成熟了,金哥家新人进门了……我和乡亲们默默祝福着,期盼他和嫂子早日抱上胖娃娃。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网 www.xxz.gov.cn    责任编辑:周兴云  

主办单位: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信息中心(州电子政务办)

地址:湖南省吉首市人民北路58号 州政府门户网站联系电话:0743-8712154